最近活得十分漂配(台語),
在台灣的時候就是忙著聯絡旅行社安排行程,
不在台灣的時候就是忙著在飛機或車上睡覺,
我同事都笑我說超級會利用時間睡覺的,

我說, 這不過只是變色蟲的一種把戲,
形變跟相變都是一樣的(好啦這是物理跟化學的變化阿 茶)

忽然發現心裡空的, 根本沒有任何人生的記憶,
去看中醫推拿的時候, 推拿師說他很久沒來診所,
我說我也很久沒來, 所以沒發現你沒來XD

忽然發現好累好累, 離開跟回來都需要收行李,
後來練就一番好功夫, 收行李只需要一小時就可以準備出發了,
所以每次出發前一天的收行李, 都是邊玩邊收行李順便收房間,

忽然發現自己好神勇,
從松山機場開始, 飛機往跑道上行駛時, 我就睡著了,
飛起來的時後醒來一下, 然後又睡著,
再來則是聽到空隆空隆的餐車聲音, 空姐親切(?)的放飯跟飲料,
我理所當然要了一杯水跟一杯可樂, 吃飽喝足後又睡著,
醒來的時候, 飛機竟然已經在虹橋地面上了,
飛機上, 永遠都不需要起來上廁所, 永遠都是睡夢中完成所有事情,


漂泊很不好, 因為常常掛念家裡的事情,
雖然一個人神勇地衝來衝去, 但就算是邊搭著上海地鐵還是懷念台灣的捷運,
漂泊很不好, 因為不容易專心一志, 太多外來的影響去改變當下的心情,

當我有時迷路到感覺到找不回回飯店的路時, 我就會覺得無助,
不如在台北就算迷路, 我也很有自信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因為是我的家,

碎念了這麼多之後, 最近還是要準備出發,
我其實是活在一個很難理解的人生當中

花壽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